军事

红学研究在邵阳3

2019-04-15 11:3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楼梦〉真义》(吉林文史出版社2012年8月出版),应该说是邵阳人第二部公然出版的红学专著。作者龙言,邵东人。

2016年8月,在西湖桥下的古玩市场,我无意中见到了分别好久的老朋友胡晓春先生,他原是市文联秘书长,并兼了市民间文艺家协会的主席。我们曾一同奉鲁之洛先生之邀,在鲁主持的“霞天老年文学沙龙”里打过工。“霞天”收官,同仁星散,但彼此仍时有联系。《胡晓春文选》3册出版,他送我一套,拜读过,且感且佩。

晓春与我一样,关心的常常是书,没交谈几句,他就说:“送你一部书,写《楚辞》的,请指教。”我知道,晓春有个乖女儿,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游国恩、林庚诸大师的影响,走向《楚辞》研究,是十分自然的。便推测说:“是女公子的大作吧?了不起呀!小小年纪,就有专著问世了。”他听了,脸色唰地阴了下来,轻着声说:“女儿早几年走了,这书是她哥哥写了纪念妹妹的。”事情竟是这样?我太鲁莽,戳了老朋友的伤心处。但转念一想,晓春更有一个了不得的儿子,15岁考入清华,在美国读完博士,便一直在美国发展,他怎么会弄起《楚辞》来了?但我不再说甚么,怕又说错话。

第二天,书送来了。

晓春儿子不认识我,书上题签,看得出是晓春代笔。

晓春儿子名胡笑平,书上用笔名“龙言”。晓春说:“龙代表祖国,身在异国,心怀胞妹,表示是来自异国的思念。”

扉页上单印“给笑晖”三个大字,“笑晖”即作者“笑平”英年早逝的胞妹,寥寥3字,承载起来的丧妹之痛与思妹之苦真不是千言万语所能够传递于万一的……

全书42万字,60多幅彩色插图,一色的高级铜版纸印刷,每册定价268元。

书面浆红色,书名黄中带红,对比度欠鲜明,故仔细看,才在右上方发现五个直书的隶字:“红楼梦真义。”至此,知晓春前所说的《楚辞》,实乃《红楼梦》也,老人记忆有误。

全书总12章,章章都是“考证”。

考“人”的有第三章《诗谜》。第四章《曹雪芹》,第五章《贾(曹)家的男人们和祖籍问题》,第六章《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第九章《秦可卿和英菱》,第十章《史湘云、脂砚斋和曹雪芹续妻》,第十一章《妙玉》,第十二章《曹雪芹的墓和林黛玉的脚》。

考“物”的有第二章《红楼证物辩》《曹雪芹书箱辩真》《废艺斋集稿辩真》《曹雪芹故居辩真》。另有第七章《雍正12月令行乐图》。第八章《大观园》。

是三个附录:

1、真红学原理。

二、《废艺斋集稿》内容。

3、红楼大事纪年表。

拜读了本书的目录,特别是通读了全书,我惊异于作者的,首先是他那占有资料的详赡,其次是他那分析问题的精细。

一个理工科博士,半路里忽然插足文史研究,并很快写出了如此煌煌的学术专著,真是太有一点令人难以思议了!

我反复询问过晓春,把他的话简录在下边,希望对读者浏览《红楼梦真义》时,多少有些帮助。

晓春说:“笑晖很小就熟读《红楼梦》,进入北京大学,为学日趋,本是会有一番作为的。无如天妒英才,未及崭露头角,老天就把她那年轻轻的生命非常残暴地夺走了,所幸她生前搜集的一些资料,提出的某些观点,无意中1变而统统成了哥哥走入红学研究的前期准备。”这一点,晓春告诉我:“哥哥是十分感谢妹妹的。”

不过,晓春同时也告诉我:“专攻理工的笑平,文史细胞的发达,也并不比妹妹逊色。从下决心研究红学开始,他屡次回国,几度上京,走访了许多参与过红学考古的实际工作者,拜会了不少研究红学的专家,转益多师,含英咀华,很快,mm的前期准备,就风生水起一般地被哥哥发展得相当的完满了。妹妹地下有知,一定也会非常高兴地感谢哥哥的。”

下面,我们将挑出1两个小小的事例,看看“真义”是怎样把妹妹的前期准备发展成今天这样完满的。

先说说红楼女人的脚吧!

上个世纪批评俞平伯,说他弄考证害人,有个朋友说,他也是被害者,由于他一生“考证”红楼女人的“脚”,结论是:“红楼女人没有脚,由于作者没有写。”我自作解人说:“没有写脚,并不是没有脚,正如没有写鼻子,并不是本无鼻子呀!”

其实,我们都错了!

龙言才是对的。他说:“《红楼梦》里,真事隐去,写‘脚’只‘隐写’‘暗写’,但决不是不写。”龙言从红楼作者的写作思想入手,确认了作者写脚的特点,这就算捉住了红楼写脚的本质。

他举例说:有一名叫成芙蓉的“红学家”,她就研究过红楼女人的脚,固然都是“隐写”。后来,又有一名赵笑侠,还宣布自己取得了两个“铁证”,证明红楼作者写过女人的脚,而且写得很好。固然也是“隐写”。

研究得更深入的,龙言认为,当推女作家张爱玲,她提出一条“原则”:脚的大小,可以判定一个女人的族别。汉人裹脚,汉族女人是小脚。满人不裹脚,满族女人是大脚(天足)。理工科专家龙言进一步定了个百分比:这个原则,对满族女人说,准确率是100%,对汉族女人说,也高达95%。

,龙言还用女人的脚去判定曹雪芹的墓,使女人的脚与红学研究有了更直接的联系,更有实用价值了!

事情是这样的——

1986年,一个农民偶然在北京附近的张家湾挖出了一块石碑,上面刻有4字“曹公讳霑”。有人说:“霑”是《红楼梦》作者曹雪芹的名,故估计张家湾一定有曹雪芹的墓。但龙言持反对态度。

此前,即1962—1963年之间,红学家、北京市副市长王昆仑带队在北京附近的“地藏沟”一带寻觅曹雪芹墓,未果。龙言认为王找错了地方。曹墓在通县8村的曹家坟场。根据是考古学家苏天均女士的口头报告,她挖出一座古墓,墓主为“曹霑”。理由有2:

1、墓主有胡子,着清朝官服。

2、有二女人陪葬。左为妻,大脚,旗人;右为续妻,小脚,汉人。

龙言考出:

1、墓主“极可能就是曹霑”,霑确有胡子,并为官(从6品)。

2、霑确有二妻。前妻薛宝钗,大脚,旗人。续妻史湘云(影射林黛玉),小脚,汉人。

龙言说:如能确证墓主为霑(即雪芹),那末,2陪葬女人为宝钗、湘云(黛玉)也就随之确证了。红楼女人的“脚”与《红楼梦》作者的肯定有密切关系。红楼女人的“脚”非小事也!

另外,龙言又发现——

“大观园”有原型根据,许多红学家都认同,有说是“恭王府”,有说是“随园”,不一而足,龙言则说是“圆明园”。

《红楼梦》第十六回里贾琏说了一句话:“(大观园)从东至北三里半。”因而,龙言找来民国22年测绘的《“圆明园”遗址形势图》,按比例丈量,证明“大观园”与“圆明园”的范围完全符合,这就是说,红楼梦的“大观图”,实际是以北京的皇家园陵“圆明园”为原型而建构的。

接着,龙言便把《红楼梦》的“大观园”各个景点,与国家园陵“圆明园”的各个景点,逐一加以比勘,找出彼此相互对应的地方,然后具体指出“大观园”的某处某处即“圆明园”的某处某处。大体上若合符节,出入很小。

比如“大观园”的“正门”,在“圆明园”则为“正大光明”,“明”谐音“门”,除去中间“大光”2字,便简化为“正门”二字了。二字是从“圆明园”的“正大光明”殿简化过来的,当无疑问。还有抄得更明显的,如“大观园”有“天然画图”,“圆明园”也有“天然画图”,就一字也不改动。又,“大观园”有“杏帘在望”(即“稻香村”),“圆明园”则有“杏花村馆”,用词极近,立意亦无二致。

龙言是不是也有看走眼的地方呢?仿佛也有。

比如,有人以“潇湘馆”与“圆明园”中的“茹古含今”相对应,龙言以“没有竹子”为由否定了。这是对的。但他易之以“映水兰香”,谓“兰”为黛玉属花。说仍不妥,质言之,没有“竹”,就很难说是“潇湘馆”。龙言自知理亏,反这样说:“这个有竹,四面环水的‘映水兰香’,正是‘潇湘馆’的原型。”这就与凭空捏造、强词夺理没有多少区分了。照我想,“大观园”与“圆明园”的对应,即便一二处不甚贴切,“圆明园”之为“大观园”的原型的地位,依然可以维持,无关大局的!近,北京大学地理系毕业的游正林教授特地领我游了一圈“圆明园”。想以民国的形势图与园的“实景”对应无误,真是太难了,太难了。

龙言先生认为,红学经历了旧红学的索隐派与新红学的考证派两个阶段,彼此都失去了美好的前程,真正的前程,就在他倡立的“真义”说上。

龙言的“真义”说,修正旧说,补充新说,可以作结论的,即大胆结论,不故作谦虚。暂时结论不了的,即当心存疑,很少胆大妄为。故书中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是,胞妹病逝后,他是在心情非常悲痛的情况下仓促上阵的,故书中沿用的旧说甚多,创为新说却不够。如作者曹雪芹,他就未提出任何新的意见,大观园的原型为圆明园,早发现的是景梅九,而且,初步证明景说的,也是一名“霍氏”。龙言不过是在霍氏之后,“将给出一个更加充分和严谨的证明,并给出更完善的大观园景点与圆明园景点的对应关系”而已,更大的创新也是够不上的。

书中提到,此书下面还有第二部,希望第二部里有更多的新见。(易重廉)

脑出血注意事项
参皇软膏可以抹嘴唇吗
小便黄需要治疗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