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死亡之索

2018-09-15 11:31:24

“呜……”一声尖锐的警笛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江晨安置小区外晨练的老孙头和一群老友咕嘟开了:不知道又是哪一家让人光顾了,这星期都第三家了,哎……一、新的生活,异事突起广辉一直在村里都是一个传奇,初中就从用弹弓制服了偷狗贼,高中没毕业就参了军,后来还成为村里小青年羡慕的特种兵。八年后,广辉因某些原因退伍回来了,不过这次没有续写传奇,他和高中以前的死党李志喝酒时,常自嘲自己是“无爹,无钱,无貌”的三无人员。

退伍后,广辉做过保安,干过搬运,收过废品,卖过水果……反正听村里人说能赚钱,能养家糊口的活他都干过,不过造化弄人,到哪都不顺,不多的一点积蓄也给了乡里的医院。事情让死党李志听说了,死拉硬拽给拖过去,帮他在建筑工地上管管小工。

九月的南国,太阳已快要下山了,空气中好像还有火在烧。广辉不知在想着什么,手里的烟已烧到手指尖却浑然不觉,突然电话响了,掏出手面一看,是战友刘兵的电话,原来刘兵的父亲尿毒症很严重了,肾源和配型都没问题了,只是手术的费用还差五万,无奈之下只好找曾经的战友了,广辉想都没想,马上答应了下来。

广辉掏出烟盒里一支烟,点着后猛吸了两口,尼古丁浓烈的刺激呛得他差点流眼泪了,他果断的把烟扔着,用脚狠狠的踩灭,掏出了手机,电话是打给李志的,除了他,广辉实在想不到还有哪个能帮他这个忙。

“喂,哥们要请你帮个忙?……想借点钱……多少?不多,五万就够了……越快越好……上次的事,我想好了……嗯,那好,老地方见。”

广辉让“一品香”的老板上了一碟花生米,两瓶啤酒,边喝边等。二十分针后,广辉已从发动机的声音中,听出了李志桑塔那的到来,“等久了吧,哈哈……你要的东西”李志爽朗的笑声传来,然后是一个厚厚的大牛皮纸袋,“想不到,我家那小王八蛋还能找到工作,听他说是他以前偷人桃子爬树的活,叫什么蜘蛛人,想不到啊,来,辉哥,干一个,完了还得给他买装备呢,他还在车里等着呢。我就不陪啦。”说完,咕嘟咕嘟一口气喝完了杯,径直走了。广辉看看了李志的背影又隔着玻璃看看车里一脸阴冷的李维,摇摇头又喝了起来。

广辉摇晃着,往出租屋走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了,也许是星期五的缘故,马路上的人比往常多了一些。广辉来到江晨小区的楼下时,依然看到了房东的老太太,手里摇着大蒲扇,坐在楼前的大树下,笑呵呵的看着广辉。

广辉还在五楼就听到楼上弟弟广林和好友干杯的声音。好像他的好友还在骂着什么,却被广林的话给打断了。广林和章志贝,江汝成,刘湘平干完一杯,刚放下酒杯,就看到了大哥广辉,一看就知道广辉喝了不少,还是习惯的问要不要再喝点,广辉摇摇头走到里面客厅里,把牛皮纸袋放到了电视机柜下,然后就径直去了洗手间,打开了正对着大树的插拴坏了好久却没修的窗户,让入夜的凉风吹进来,驱走那一丝丝余热。

广辉上床睡的时候,广林他们还在喝着,章志贝和江汝成还是为了郑秀莲吵得不可开交,还是江汝成先走了,广林和刘湘平不胜酒力先睡下了,江汝成还是习惯的看起了鬼片。

刘湘平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起夜了,黎明时分那一丝丝的晨光已经可以看清厅里的摆设,忽然,他看到了一双悬空的脚横在他眼前,“啊……”刘湘平一屁股坐在地上,睡意全无。广辉一个轱辘起身,冲到了客厅,广林也揉着眼睛走了出来。

广辉脑子里马上反应过来,出人命了,一边扶起刘湘平,一边叫还在震惊中的广林马上打110报案。当广辉扶起刘湘平,回头却看到上锁的电视柜柜门大开,牛皮纸袋也不翼而飞,一时间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二、勘测现场,再见故人张兴退伍后直接到了刑警队,破了几个大案,成了市局的。这刚调到省城刑警队不久,就遇到了一桩人命案,他接到110接警中心的电话来到案发现场外时,意外的看到了前班长广辉,上去和广辉一个熊抱,弄得同去的助手看得云遮雾罩的。同去的刑警开始了简单的询问,拍照,张兴也和广辉简单的聊了两句就开始东看看,西摸摸,掏出一个本子来在上面不停地写着,画着。然后简单的交待了几句就下了楼,给广辉留了个背影。

刑警队的会议室里已经是烟雾缭绕了,三三两两的在讨论着,张兴也在思索着,一句话也没说,烟一支接一支的抽,张兴自己也不记得抽完了几支,一摆手,会议室就这样安静了下来。都说说,从邓平开始吧。张兴开了口。邓平从警校毕业两年,不过做事认真负责,已经是张兴不可或缺的助手。邓平听到张兴的话,开始讲述他的调查结果。

广辉,26岁,男,未婚,高中毕业,为人仗义,正直。十三岁用弹弓制服偷狗贼,成为村里的传奇;十八岁高中未毕业就参了军,因为各方面素质出色,转为志愿兵。通过军方渠道得知,他同年参加集团军特种队员选拔,加入特种大队,并从士兵升到队长,因未经请示越境追击犯罪分子,但被要求退伍。退伍后从业社会下层多种职业,现就职于好友李志的建筑工地,负责工人的管理。

广林,广辉的弟弟,24岁,男,未婚,大学毕业,小学到大学学习成绩优异,但家境穷困,靠借债,广辉的津贴和工资,自己打工的钱读完大学。现就职于世界五百强CET公司,负责基本物料的采购。

死者章志贝,广林朋友,28岁,男,未婚,小学毕业,因广林初到省城时租住在章志贝家,同时经常请广林喝酒,吃夜宵而成为朋友。省城原住民,无正当职业,老房子和土地征收后,分了四套房子和两个门面,并有放高利贷的案底。

江汝成,广林同乡兼好友,27岁,男,未婚,大学毕业,女友顾秀莲,原为章志贝女友,并为此事两人发生过争斗。现就职于CET公司,任物料采购部门经理,也是广林直接上司。

刘湘平,广林同事兼好友,25岁,男,已婚,大专毕业,喜欢打牌,曾借死者的钱,至今尚未还清。就职于CET公司,仓储部主管。

邓平简单的交待了相关人员的基本情况,接下来就是法医组的鉴定报告和现场组的案情分析。得出一个结论,死者死于他杀。

案情基本情况如下:江晨安置小区发生入室盗窃杀人案,死者章志贝被吊死,广辉借来给战友父亲治病的五万元被盗。悬尸点位于客厅中央吊扇钩上。吊扇坏了,取了下来,送了家电维修部,只余下一个钩子,这一点得到房东及维修工人的确认;脖子上只有一条勒痕,背有平整的瘀青,经现场组确认为沙发靠背的印痕。指甲里的化学纤维和水泥灰,和现场上的绳索一致,是死者死前挣扎所留,现场绳索打的是建筑工地常用的活动结,据调查,绳索原本是顶楼广辉兄弟用来晒衣服的,并得到房东的确认。被盗款放置在客厅电视机柜里,已被撬,现场留下了广辉,章志贝指纹。电视机柜前留有42码鞋印;洗手间窗户已坏,并在窗台上面发现脚尖朝里的42码鞋印两枚,与电视机柜前的鞋印一致。附近的大树上有攀爬过的痕迹,大树一根较粗的树枝距窗户不到一米五,初步断定凶手是从大树经洗手间窗户入室盗窃并行凶杀人的。

张兴听完是分析,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了几点。

其一,章志贝和江汝成在案发前有过争执,讲过同归于尽的话,章志贝会不会有自杀的行为,从法律上与江汝成同归于尽呢?而盗窃者会不会先躲在客厅的窗帘后,趁死者上洗手间时偷走了牛皮纸袋,再重新躲回窗帘后,再从窗户离开呢?

其二,虽然江汝成十一点前就离开,这一点从房东为防盗而安装的摄像头视频中得到确认,至于是不是又回到案发现场有待确定,毕竟他有情杀动机。

其三,要尽快调查另一个关键人物,李维,李志的弟弟,从广辉口中得知,此人吸毒,从小就有偷盗的习惯,同时他会编工地常见的结,特别是会攀爬。其他的还有待确认。

其四,再次调查案发现场,看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案件的进一步调查开始了,而广辉只好让张兴以他的名义往刘兵那寄钱。

三、各方努力,快速破案就这样,三天一晃而过,现场组重新勘察现场没有大的突破。江汝成那边也因没作案时间排除了嫌疑,此外张兴通过对李维的调查发现很多有力的线索,章志贝一案也就有了突破性进展。

疑点主要集中在四点,李维在案发当晚购买了五克高纯度的海洛因,与其以前一次一克,甚至一克不到的量相比,无疑是发了小财;在李维住的地方看到一双42码的鞋,与案发现场的花纹一致;第三,李维在案发后第三天就失踪了;第四,通过对李维的小女友调查,李维曾对她说过他马上就会很有钱了,会带她一起出国去玩。

张兴点着了烟,寻思着要从哪里下手查找李维,找到了要怎么问他。

“叮,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他急忙拿起电话,听到的却是李维自杀了的消息。

李维的尸体在工地附近的后山被两个谈恋爱的小青年发现了,他们当即报了案,当警察赶到现场时,看到的是和章志贝上吊一样的绳结,绳索也是工地上常用的,身体上没有任何伤痕,自杀的大树后是注射器和一些撒落的海洛因粉末,脖子已经严重变形,初步判定是从树上跳下把自己勒死的,因为树杈上没有其他地方动过的痕迹。

通过李维小女友的指认,现场组在李维用来吸毒的烂尾楼的墙缝中发现四克高纯度海洛因,桌子上遗弃有许多用过的锡箔纸,快餐盒,啤酒瓶等。桌子后面的墙砖里发现了用报纸包好的四万八千块现金;与此同时,法医组的验尸报告已经放在了张兴的桌上,因为李维的身体无明显外伤,死前有大量服用海洛因的迹象,结合死亡时间,基本确定了李维是自杀的结论。

漏粪板模具
泰州柴油发电机组
尚泽琪瑞公馆周边配套-合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